您当前的位置 : 上虞新闻网  >  休闲频道  >  文学
公社干部杂忆
2021-12-08 16:28 上虞新闻网
来源: 上虞日报 作者: 黄颂翔 编辑: 文新

  我曾在汤浦做过七年公社干部,时于1970年5月至1977年6月,期间可回味的事儿还不少。

  那时候公社干部长期住队,要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。汤浦共十一个大队,我先后住过越明、下漳、里村,这些大队里都有适当人家可落脚。在越明,我住林水龙家。水龙是大队会计和支部委员,比我大三岁。他家是单个小台门,朝南一排四间二层,又加道地宽敞,明亮而安静。他们一家十二口人,父母健在,兄弟四人,水龙当大,不分家。我在他们家吃饭,水龙母亲和老大老二两个媳妇从不上桌,就围坐在灶头水缸盖边上,我走近去看看,她们笑着说:菜是一样的啦。当年农民的菜一律自种自给,不过水龙家会种又会张罗,比起来显然要丰富体面些,鲜的咸的以及下酒菜几乎都有。他家常吃大麦面,你很难想象那面条下锅的壮观场面。我那时候身体棒,“草口”好,满满一大海碗下去还要加添头,吃得精光。

  饭钱怎么算?早饭一角、二两半粮票,中晚餐各一角五分、半斤粮票。我大概每半月付一次,总归稍微多付点。水龙母亲开头要客气,后来笑着说:好咯,黄同志给伢发财哉。当时公社干部住村,有每天一角二分与半斤粮票的补贴。

  晚上多数不回公社,在越明就住水龙家,与水龙他爹一铺,一觉睡到天亮。床头后背角落有一只五石缸,长年放着腌菜,并无臭味。水龙父亲名叫贵山,我叫他贵山叔,衣着老派,冬天时穿大襟棉袄,裤子则是极厚的一条灰蓝色的有褶皱的镶边袍裙,足有五六斤重。他平时少言寡语,却始终和颜悦色。有几次我跟着贵山叔等一起到离村七八里外的白木畈,去种田或割稻,他带上饭包,外加一瓶番薯烧。上午完工,即招呼我在田塍头上坐落对饮,吃炒黄豆。这种劳动生活,是一些古代诗人所神往的境界。

  那时候正当农业学大寨年代,越明大队是上虞学大寨的点,来人多,会议多,所以特忙。但白天主要是干活,其中最苦的要数耘大寨田。那几十亩挑起来的大寨田多是砂石,跪下去耘田,耘得膝盖血红,真不容易,但我坚持了。再是冬天到大甘山去挑东岙水库,社员都带着饭包(萝卜饭、番薯饭)上山,大家默默干活,但有时会有人突然喊道,“黄同志唱歌哉。”于是就来一首《西边的太阳》。

  当时的大学毕业生心思平,叫他干啥就干啥。这不是被动,而是心甘情愿,我也如此。作为公社干部,必须与群众打成一片,这样就会始终处在亲切与信任的氛围之中。而且碰到紧要关头,必须挺身而出。譬如在汤浦几年,我碰到过三次火灾。记得一次是腊月天晚上大雪纷飞,在上街大队率众救火两小时之久,我一只耳朵被烫坏,而全身衣服被水浸透。上街社员有说,黄同志真是个好党员,而其时我尚未入党。

  又如防洪。汤浦这块盆地有舜江、达郭溪与下漳溪三条内河,逢汛期暴雨,外面曹娥江洪水一抬,里面三条河一起暴涨,汤浦周遭立马一片汪洋,多有决堤发生。有道“大灾三六九,小灾年年有。鸡鸭搬上楼,烧饭窗门口”。一次防洪中,白木村“羊脚骨”堤埂发生漏水险情,紧要关头,大伙抢运土方填筑,我与几个社员跳入水中,用一张张捆好石头的晒谷簟护住漏水的斜坡,终得平安过险。也就在这年冬天,声势浩大的长山改道水利工程终于顺利上马。

  汤浦公社曾出过王志良同志那样杰出的党员干部,他是一面旗帜。作为公社书记,他在一年之内,认得全公社每个生产队长,认得全社各方田地包括各队夹杂的“插花田”;作为公社书记,他在大会上高呼,“汤浦要以水利建设为纲,纲举才能目张。”他大声直言,“党员不带头,就是假党员。”也就从此,汤浦这块老大难地方终于团结发动起全社力量,完成了小舜江改道和长山改道,圆了汤浦人民世世代代的梦。我与王志良同志同事过两年,此人两袖清风又谈笑风生、一心为公而有大实干气魄,在众多朴实无华的公社干部之中,他的确是非常突出的一位。

  当时汤浦公社共有十个脱产干部,公社大院里平时就只三个女的留守(文书、播音员、烧饭大妈)。我们一般一星期左右回一趟公社开会,公社大院是开过茶栈的老式三层楼,二楼中间是个会议室,中间一张桌子足有十个平方米,围着几条一个人扛不动的长板凳。我与人武部长小王合住在三楼一个大间,他矮个子,但有些功夫,我与他摔跤多是我先落地。

  再说公社院子里有蔬菜地,有早竹园和水井头,于是有时就去翻弄菜地,或去竹园掏马鞭笋,或帮食堂里挑几担井水。我也算掏马鞭笋的专手,不一会就能掏出一小篮,弄点肉丝香干炒炒。还有,我从春晖高中到杭大中文系读书时一直做篮球队长,汤浦公社隔壁正是汤浦中学,于是也常到他们球场上打球。留在汤浦一些老友的回忆里,“黄同志打球你防不了他,你跳起来落地了,他还在空中荡着。”说来话长,那都是半个世纪前的事了。

  ……

  早来年华似水,活泼奔放,苦就是乐。而转眼间退休已近二十年,人也龙钟,笔也迟钝。曾有过念头,写一篇《公社干部》的纪实小说,无奈志大才疏,迄今未成,可惜哉。即此再叙。

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
上虞日报社、上虞新闻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3120200026 浙新办〔2009〕13号 浙ICP备20012814号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