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上虞新闻网  >  休闲频道  >  文学
圆 桌
2021-11-29 16:25 上虞新闻网
来源: 上虞日报 作者: 吴大明 编辑: 文新

  岁末连着年头,故里逢新。我再次看到了那顶圆桌,它从堂屋的某个犄角旮旯被搬回正厅,扯去盖的巾,拭去蒙的尘,堂堂地置于正中。出得厅堂的,无不对它闪避一番;入得厨房的,无不为它忙碌一番。反观圆桌,倒真正应了一句话——守得住寂寞,创得了辉煌。我忽地心生感慨,想写些关于这圆桌的文字。

  这其实不过一张普通的圆桌,锃亮锃亮的黑漆里头,杉木板拼接出两个半圆,两半圆再合成一个台面。哦,绝不是你所想象的那般暗藏匠心,恰恰是那圆桌的背面,按着两个插销,用时插上,不用时拔去,简单粗暴。至于它的桌脚,则是杉木棒支楞起的十字架,用时撑开,不用时折叠,同样方便异常。然而这很乡土的圆桌,在这大半个世纪的岁月里,所历堪称跌宕起伏,品性当得宠辱不惊。

  母亲说,在“破四旧”的年代,这顶圆桌本难以保全,因为“藏匿”于猪圈里,才幸免于难。俗话说“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”,在其后的20世纪七八十年代,圆桌果真迎来了它的光辉岁月。

  那时,偌大的村庄仅有两张圆桌,别家如何我不知晓,但我家的这张确乎成为了宝贝疙瘩。除却不能成婚的五荒六月,其他月份里,它不停地流转于婚宴之中,还是鼎鼎荣宠的“大圆桌”。要知道当时的婚宴酒席,标配仅为“八仙桌”,良友亲朋喝一杯喜酒都只在方方正正的“八仙桌”上,凡能入团团圆圆的“大圆桌”的,非一双新人的至亲不可。圆桌之上,酒食乃至礼数皆非同一般。其后归还,那大喜之家总是再三言谢,送上一碗扣肉之类的菜肴。这圆桌好似红线鹊桥,一时风光无两。

  后来,每家每户都相继有了自家的圆桌,我家的圆桌荣宠不复当年。2003年,我在城区购买了房子,曾想把这张圆桌搬到新房里,奈何妻子不同意,认为这乡土气息颇重的圆桌与新房的格调实在风马牛不相及。至此,圆桌便被留在乡下,只在逢年过节洒扫祭祖抑或亲友聚餐时用一下,用毕后以热水擦拭折叠起来,置于角落,倚墙而立。

  如今与这圆桌再照面,仿佛饱览了它那大半个世纪的温暖时光和静好岁月,间或夹杂着我这半生的点滴些许,在这流云飞逝,听风且吟的闲暇里。

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
上虞日报社、上虞新闻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3120200026 浙新办〔2009〕13号 浙ICP备20012814号
百度